唐末藩镇既起,将压君势,军阀逐鹿,涂炭中原。乃至宋起,太祖匡胤虑之,故释兵权,以文制武,聚诸权焉。将权轻而法密,兵员冗而乏习,遂亡于金元矣。 董子曰:矫者不过其正,弗能直。然今既矫枉,过中乃害也。前人辄以散相劫,终散矣。向时愚惑,既见劫而思[…]

哈尔滨的春天似乎要来了,却又退了回去。哈尔滨的云似乎要下雨,但又无法决定。风称不上和煦,也称不上凛冽。去年冬天的落叶,没有确定要不要化成春泥来护花。

闻叶公子好龙,今人思之亦然。求而得之,既已而厌,遂以恶语相称,而条啸矣。崔生观之,何事无因而发耶?皆以未查称己,实则查而未见耳。

余幼时卜居新宅,父置椅床柜等物焉。至市而览物西东,抚床且问价几何;世宗朝末时禄未起,新宅初购遂囊袋空。品美者皆以名贵拒人,价低物必有遗憾难买。父叹曰:吾喜者不能也,然吾能者实不喜。 今观之,凡易取似欲弃之,诸所欲视若虚妄。众或以可否求之而顺[…]

致射手网,致人人影视,致英雄的离去,致曾经的辉煌。 Als die Nazis die Kommunisten holten, habe ich geschwiegen; ich war ja kein Kommunist. Als sie[…]

好久好久好久都没有更新博客了……我真是懒得不可思议…… 今天甚为无聊,所以散记一下好了…… 这段时间金工实习,整天在校工厂,惊诧于1957年的车床竟然健在。沈阳第一车床厂的产品质量果然一流,现在还能够正常工作。 据说我们明天要去锻工车间,如[…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