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末藩镇既起,将压君势,军阀逐鹿,涂炭中原。乃至宋起,太祖匡胤虑之,故释兵权,以文制武,聚诸权焉。将权轻而法密,兵员冗而乏习,遂亡于金元矣。

董子曰:矫者不过其正,弗能直。然今既矫枉,过中乃害也。前人辄以散相劫,终散矣。向时愚惑,既见劫而思之必散,遂决以速散也。而今思之,蚁穴于堤,既未溃也,除之乃可。弃堤而走,何异于溃堤?是谓过正矣。

共和六十八年七月癸亥,悔昔而记之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